娄底新闻网

为了美好的明天 我们踏步在幸福康庄大道上

从孩提时代的玩具的发展,可以见证时代的进步。生于70年代初的我们,玩是一种野性,它趣味性夹杂着简陋的文明与浅易的追求,有的只是时代带给我们的快乐和顺应自然的成长。

我的童年横穿了20世纪70年代,那个玩具极其贫瘠的时代。废弃的小炮筒(子弹壳)是我们玩得最多的一种,尽管这是一项属于男孩子的专利,别看我生性文静,小时候甚至很文弱,但和男孩子一起,在那种比灵巧、比心智的游戏中,我都很不赖。

那时候,我们每个人出二三个小炮筒(小时候我们习惯性地叫它“炮筒公”),摆在一二米的正前方,按顺序每人用一个组装的长炮筒公打一把,打倒几个,你就赢走几个。游戏是比人的“眼力”,也就是你瞄准前方的精确度。或许是儿时玩的多,乃至成年后隔很远往垃圾桶扔杂物时,我多数情况会百发百中。

那时,特别是下雨天,无聊的我们,多数会选择藏物游戏。二人一组,由一组将小纸片藏在墙缝中、被子下、抽屉里,总之,在约定的范围和时间里,另外一组找寻,找到了就算赢啦。用过的作业本、分分钟赢得的纸张,都是我们的赌资。那时候上厕所全部是用这种废纸,而大人们习惯于把没有用完的纸张顺手搁在厕所里,去大伯伯家厕所偷纸成为了我们几位小伙伴的秘密。

现在想来,我的乒乓球水平全是小时候操练出来的。用粉笔在地上画一个框就是球桌,两块红砖上架一楹木条就是网,打赢了就做王,其余的就到王那里考。大家技术都那样,不时从男孩子口中听到“旋球”等名词,但我不喜钻研,侥幸做一二回王,也会很快被比下去。还有滚铁环,由于一直不会做铁环和钩子,重要的是老爸只会关心他的生意,整个童年我一直没有一幅属于自己的玩具,所以对滚铁环我一直心存敬远,只能跟在男孩子们的屁股后,他们累了时,捡着弄一阵子。技术不甚好,却仍然可以在崎岖的田埂上运用自如。

我的儿时大多是男玩伴,所以对于女孩子玩的丢沙包之类,我不是很精,可能与我不甚矫情的性格有关。对于女玩伴,于我记忆最深刻的一次,那是彬的受伤。彬有一根很好看的红头绳,她知道我喜欢,就主动提议剪一截给我。我压抑着内心的喜悦,尾随着彬到她家找了一阵子剪刀,但一直没有找到,心急的我建议她用菜刀,我的目光追随高高抬起的菜刀,重重地砍下去,刀口落在了彬的食指上。血,不顾一切地流了出来,我吓得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。彬食指上的疤痕,跟随了她一生一世,但她后来却也成了我的闺蜜。

儿时大多游戏是无师自通的,因为那时我们有大把的时光去挥霍,磨练过程中享受着其中隐藏着的快乐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现如今的玩具五花八门,什么电子玩具更是层出不穷。随着互联网的产生,许多孩子们从电脑游戏到智能手机游戏,简直是该有的应有尽有。从孩提时代的玩具的变迁,也见证了一个时代一个时代的变迁。从过去的简陋时代到现今的智能化时代,充分展示了科技进步给人们带来的便捷。时代在进步,孩提时代的时光只能随着时间的推移风干在过去的记忆里。这让我想起了当代著名诗人汪国真的那句“没有比脚更长的路,没有比人更高的山”。是的,时代赋予我们去征服一切困难和险阻,为了美好的明天、美好的未来,我们应该踏步在幸福康庄大道上。

分享到

精彩推荐